名家专栏

famous column

对话紫砂名家顾道荣

2016/12/13 16:27:44 已访问:

今天的紫砂名家是国家级高级工艺美术师顾道荣老师。顾老师您好,应该说您也是第一次在我们的电波当中来说说您的紫砂艺术。顾老师今年应该是72岁了,慈眉善目,非常的和蔼可亲,在节目的开始之前我们就有了一段非常愉快的交流。

  顾老师呢,一直被称为“花货大师”,虽然您自己非常谦虚,但是很多人都这样称谓您,看了您的作品,还真的是惟妙惟肖,是一种艺术的享受,那能否跟我们来说说您的紫砂艺术人生呢?您的紫砂艺术人生有多少年的历史啦?

顾道荣

顾道荣:我今年是72岁,1937年生,14岁就跟我父母亲学做茶壶。那段时候我非常喜欢紫砂。那时我是住在宜兴丁蜀镇潜洛村,我们这个村是紫砂的发源地,每家每户都是做茶壶的,所以我的父母亲也是传下来的。那个时候在学校读书,放学回来还要帮父母亲搞一点泥巴做,我一直跟他们学,一直学到1955年,我们的这个潜洛村和紫砂厂成立一个陶艺生产合作社。那个时候我也是一名社员,做了两年,后来到了1957年,我就进紫砂工艺厂,那个时候呢在蜀山的南街老工场里面做。开始的时候呢只有四个老辅导,朱可心,顾景舟,蒋蓉,还有一个是裴石民,那个时候这四个辅导呢就带18个练习生,但是我不是练习生,我进紫砂厂的时候就已经会做了。

  主持人:就是您已经是有基础了才进到紫砂厂?

  顾道荣:对。像李昌鸿啊,汪寅仙啊,这些国家级大师当时都是这18个练习生其中的一个。那时我是乡下上去的,跟他们镇上的一直做到1962年,那个时候国家农业搞不上去,比较困难。我们潜洛到紫砂厂去的63个人,当时农业搞不上去,就有国家政策下来了,国家政策调整了,叫我们全部回农村搞农业,把农村搞上去,只要农业搞好,什么东西都能上。年代比较特殊,毛主席说的呀“农业搞不上去,什么工作都不会上。吃不饱肚皮怎么搞呀?”那么为了响应国家的号召,我们就都回来了,回来之后我就一直白天干农活,晚上做紫砂茶壶。

  主持人:那还是蛮辛苦的。

  顾道荣:这个是很辛苦的。晚上做了壶,拿几把壶用个篮子装着,送到紫砂厂去,就一直是这样。后来到1987年,我们丁蜀镇的川埠乡,自己办起了紫砂工艺三厂,那时党委领导叫我进紫砂三厂去辅导辅导。当时一进去,我担任了副厂长,和研究所所长,带了28个徒弟。带了徒弟之后呢,我的工作就一般都在晚上做,白天我要帮徒弟设计茶壶样品,帮他们做工具,一个一个的教过去。

  主持人:那个时候徒弟的工具都要您亲自去做啊?

  顾道荣:对,都要我们做,不是现在,现在是只要花钱到街上去转一圈就都有了,那个时候没有卖,都要师傅帮他们做。还要帮他们一人一个样,不可能20多个徒弟全部都一个样吧。我自己的工作呢都是人家下班了,我再做个一两个小时我再回家。应该说那个时候我对这个东西是很专心的,一心要把这个紫砂搞上去。我这个人的性格,不管是搞农业还是做紫砂,我都是要场面的人。

  主持人:就是要把什么事情都要做到好。

  顾道荣:要么不做,要做就要做好。从小人家称赞我:“嗯,东西不错,人好东西好”、“人品好”我总是这样的。我记得回来搞农业的时候,我种的南瓜,全公社党委开会,100多个去,我一亩地的南瓜就是120担,人家讲我是“专专心心搞一样成功一样。”

  主持人:所以顾老师我觉得是挺好玩的,您种南瓜是一把好手,做南瓜(壶)也是一把好手,您的南瓜壶也做得特别好,我估计您当时参加农业的时候,给您的创作产生很多灵感。

  顾道荣:灵感跟影响。我不是想一把壶明天就打样出来了,我总要想了几个月,半年,构思一定成功了,什么款式,什么搭配,嘴把怎么搭配,构思好了,开始打样,自己设计自己翻模,自己做。要翻模的翻模,不翻模的全手工,像这个花货一般都是全手工。

  主持人:所以说是特别的不容易。那您刚刚说到的是到88年的时候吧?

  顾道荣:对,88年,87年进的厂。

  主持人:那现在您是在我们的这个宜兴紫砂艺术馆是吧?

  顾道荣:对,现在在紫砂艺术馆已经有六七年了。

  主持人:那您现在在艺术馆里边是怎样的一个工作状态呢?也是做老师呢还是?

  顾道荣:现在也是辅导一下的。

  主持人:刚才我们的顾老师呢简单介绍了一下他的经历,应该说呢您从小就是对紫砂耳濡目染,非常喜欢,然后从您14岁开始,一直到您现在72岁了还在做着这个紫砂。

  顾道荣:这个我觉得就是我的爱好,我比较喜欢它。我别的嗜好都没有只有这个,我不打麻将不打牌,只有和朋友喝喝茶聊聊天,其余时间都在这个茶壶上。

  主持人:所以说,今天一看到顾老师我就觉得您精神特别好,红光满面,精神焕发,然后刚刚跟顾老师也聊了一下,他的爱好就是这个茶壶,生活非常有规律,一天的安排基本上是差不多,每天走5公里的路,喝喝茶,然后喝完茶之后就开始做壶,所以这样的一个很好的生活规律给了我们顾老师一个很好的身体,到72岁了还在坚持做茶壶,所以我觉得身体也很重要。

  顾道荣:我眼睛也很好。

  主持人:对呀,耳聪目明嘛。

  说到顾老师的作品呢,我觉得用精致来形容是很贴切的,那有一个消息呢我觉得一定要和大家来讲一下,也就是在去年的8月份,在北京的“爱家国际收藏品交流市场”举行了您的儿子的徒弟叫沈芸来,她的一个紫砂精品展,那在这个精品展的现场就展出了您的一个作品,叫“松鼠葡萄桩”,这个作品当时价值达到156万,这个价值在现在的紫砂壶啊紫砂作品来说是非常高,有人说是最高的。我想问一下顾老师,这个价格为什么会这么高呢,肯定会有很多朋友这么问,您觉得它为什么会值156万,给我们来解释一下其中的原因?您说道您创作一把花货作品需要很长的时间,您是怎么来创作这个作品的呢?

  顾道荣:我要创作这把壶,构思在我肚里面呢已经有了几个月,后来到开始设计做,打样,这把壶总共做了6个月。

  主持人:半年哪,那您当初怎么来构思这把壶的呢?

  顾道荣:我想把自然界的东西来构思,作为我的作品,做最精美的一件作品。这件作品高大概是36CM,宽是42CM,很大的。打样的时候呢,我慢慢构思,经常呢也到山上去看,这个植物经过风吹雨淋烂掉的地方是什么样子,那个时候我没有照相机,经常把这个纸笔带到山上去,经常去一呆就是几个小时,这面看那面看,哪个地方烂掉的,哪个地方缺掉一块,年轮是怎样的,我把它勾在纸上,再把它带回来,构思设计的时候呢,再把它去的去,添的添,去掉粗的加上精美的东西,出来之后呢我还要再请教前一辈的老艺人,他们的作品我经常翻来覆去的看,取他们的长处来利用到我的作品上去,应该添的地方添去的地方去。

  主持人:那这把壶从它的外形来看,它的壶身,壶把,壶盖,它的气势和形态是非常的协调的统一,整壶是融为一体,每一笔都不多,每一笔都是恰到好处的,所以说顾老师的作品就是这样很精致,很完美。刚刚顾老师说了这把壶花了您六个月的时间啊,您想这个慢功出细活,您的这个细致的程度,经常去吸收大自然的精华,经常去请教前辈大师的作品,我觉得一件作品156万,符合它的价位啊。

  那其实,顾老师,我们一直有这样一个疑问,在我们的节目当中会有一些花货的紫砂名家,也有一些光货的紫砂名家,您是花货大师嘛,那您在您的创作过程当中有没有考虑过这个:花货跟光货相比较的话,您觉得哪个比较容易一些?

  顾道荣:这个茶壶呢有花货,光货,筋纹货,方货,有好几种。这个茶壶的品种呢,对于这样几个器型呢各有各的特色,做光货一定要做到规矩,方是方,圆是圆,还有壶把,壶盖,壶嘴,壶身的这个比例一定要协调,视觉看上去要美观,感觉看上去舒服,但是一定要做到内外一个样,不是光看茶壶的表面,很光很好,这里面功夫也要好,包括里面盖子的气洞还有里面的出水洞,都要做到光洁,圆滑。

  主持人:那我觉得好象挺难的。

  顾道荣:是啊,像一般光货看上去一定要稳重,线条要清晰,紫砂工艺厂为什么要叫方圆派呢,就是没有方圆,成不了规矩。方是方,圆是圆,一定要中规中矩。像我开始学的时候也是做光货的,后来慢慢开始喜欢做花货,像这个前辈的陈鸣远啊,蒋蓉啊,裴石民啊这许多,他们的东西我经常看,但是这个实样看不到的,用他们的长处来补我自己的短处,但是到后来我是慢慢的喜欢花货了,我喜欢做工一定要到位。像我这把“松鼠葡萄桩”这么大,像这个嘴把比例,盖子,壶身,凹度,树的风吹雨淋的烂疤应该怎样的安排才合理,要使收藏家看货,一看上去就很舒服,不讨厌。

  主持人:那这把壶的话一个就是大气,还有就是您说的比较的舒服。

  顾道荣:其实呢我自己比较满意,是我一生的代表之作了。

  主持人:顾老师刚刚聊了光货和花货呢是各有各的特色,光货呢是要中规中矩,方是方,圆是圆,但是我觉得花货也是不容易啊。这个要做得很像,人家看了之后觉得这个搭配比例都要适当协调。

  顾道荣:做花货,这个壶身一出来啊,人家感觉一定要有气势,要有精神气,就是要——“皱、瘦、漏、透”。

  主持人:这个不是太湖石的特点吗?怎么会体现在这个花货的创作当中呢,您是怎么会把“皱、瘦、漏、透”这四个特点融合在这里边呢?

  顾道荣:一定要达到这四个要求,达不到这个花货做出来是不像样的,人家看上去不舒服的,这边也不对那边也不对,一点气势都没有。

  主持人:所谓的这个“皱、瘦、漏、透”,您是怎么来把这四个特点融合起来?

  顾道荣:就是花货里面工艺啊什么样的东西都要到位。像我这把“松鼠葡萄桩”,细看一看,它的这个叶子,年轮这个叶子里面正面的反面的都有,反面的筋纹突出来的。这个里面还有叶脉,都要显示出来的。像这个葡萄,粘了几十粒葡萄,不是随便粘的,要做到,哪里卡出来一粒,哪粒卡在中间比较小,一定要用心。还有这个松鼠这个姿势,嘴上一小松鼠,这面一只大松鼠,它们这个要想偷葡萄的姿势。

  主持人:哦,在偷葡萄吃,怪不得有点鬼鬼祟祟的感觉啊,这个神态都表现出来了,所以说这把壶156万真的是物有所值。

  顾道荣:这个收藏家看壶呢总要看工艺,到位不到位,不能粗枝大叶的。

  主持人:所以说顾老师的作品是把传统的花货做到极致。所以会称为“花货大师”啊。

  顾道荣:还是要好好学习的。

  主持人:其实在您的作品之中还是有很多的创新之作,比如说这把“天伦之乐壶”,我觉得这把壶的这个形状就是有别于您的其他的作品,它这个形状基本上是跟传统没有太多关系,您是怎么来想到做这把壶的呢?

  顾道荣:既然做了花货了,我要把它在花货的传统作品上把它创新一下。不是光围绕着这个松竹梅做花货,我一定要创新,突出来。我就想冰雪融化的时候的构思,先把样品构思。当冰雪融化的时候,正当是天寒地冻,我想用五只小熊猫活神活现在那玩耍,作品的名称呢就定下“天伦之乐”,就是这样天寒地冻的情况,它们不怕冷享受一家子的天伦之乐,开始的时候我就是这样的想法,想了几个月 ,后来把它再构思出来。

  主持人:您的这个作品好象都是花了几个月,每把作品都这样吗?

  顾道荣:对,不是一两天时间就会把它构思一把壶的。要怎么搭配,什么比例,什么款式,都要想好多的时间。

  主持人:可能我们的听众没有看到过啊,我现在手中有那个作品的图片,这个小熊猫非常的憨态可拘,然后您的这个雪景表现的也很好,因为现在如果是下雪天,都会挂那种冰凌,我们宜兴话叫“凌掇”非常形象的挂在那边,您都看不出来的子在哪里,这个壶的形状设计的非常的巧妙。然后还有一把壶也是您的创新之作,叫“引路壶”是吧?我觉得这把壶跟“天伦之乐”有异曲同工之妙,看上去是差不多的,引路嘛是有走向光明,走向成熟的一种主题,那是为什么下面那个您是用老熊带着小熊,就有一种寓意在里边,然后这上面一层层的东西是什么呢?

  顾道荣:我是先创作的“天伦之乐”后来在这个基础上创作的这个“引路”。我们是宜兴人,我们经常到这个张公洞啊,善卷洞去玩,去看了以后,灵感来了,我想构一把壶,在风景好的地方,我就把它勾下来,回来之后再把这个泥巴慢慢勾弄,弄了有忘掉的地方呢就再去看,要看好几遍。这把壶正面呢是一个山洞,像这个张公洞,灵谷洞里面的滴水石,洞里面呢是五只小灰熊,大灰熊生了小灰熊以后呢把它们引到外面来见阳光,这把壶的反面呢就是我们这个荒山,里面有小竹子,松树,梅花的竹子的老根桩都有它就是引一条好的路,就是重见光明。这样的,这个意思。

  主持人:哦,想不到我们这个顾老师到溶洞里面去走一圈就有这样的灵感。

  顾道荣:花货呢,主要是某些地方一看到,就有灵感来了。有些时候我搞这个树桩是花货,经常到张公洞那里去看人家种在路面的花木盆景。有些姿势好得不得了。

  主持人:想不到这把壶的题材是源自于我们宜兴的溶洞,非常有特色,所以说顾老师您的作品当中,传统是做到了极致,这个创新呢也是由您的自己的特色在里边,您觉得怎样来看待这个传统和创新?尤其是在花货的创作当中。

  顾道荣:传统呢应该要在传统的基础上发扬光大,要在花货上再创作一下,就像我这个“八宝葫芦”,就是利用农业上长的葫瓢,我看了之后,觉得是不是可以把它做把壶呢。我就构思,上面有个葫芦藤上面结两个小葫芦,这样搞,一做起来一看是很完美的。

  主持人:这个传统跟创新,您觉得矛盾吗?

  顾道荣:应该要创新,在传统的基础上创新,不能够世世代代都拘泥于传统的,花货方面一定要创新,光货,方货,也都要创作,但是离不开传统,它的基础上是要创新。

  主持人:您的观点是:创新一定要坚持,但是传统不能丢。所以说在顾老师的作品中可以非常清晰的看见您的这个创作的一些理念,还有您的一些用的心思在里边。

  因为您是花货大师,所以今天谈的离不开花货,刚刚说到了您的作品当中的创新和传统,那其实我觉得您的作品当中还有一个比较值得称道的地方就是仿真的功力,有人称您的作品的仿真功力非常的深厚,是您的作品的一大特征,比如说您做的壶我觉得是比较的活灵活现,我想就您的作品的仿真到底是做到怎样的一个程度,或者是您做壶的时候怎样来做才能达到这样的一个效果?比如说您的这把南瓜壶,您不是说吗,在那个大队里边,当时是六几年的时候是吧,种南瓜是好手,但是您做南瓜也是好手,这是为什么呢?

  顾道荣:主要呢是我亲身经历种,那个时候大队里边养的猪,吃的是这个南瓜。那我亲身经历呢比较多,看呢也看了比较多,什么长势,这个藤怎么长,花怎么长,长在什么地方,小南瓜几节开雄花,第几节开雌花,我都知道的。

  主持人:您种南瓜种到这个份上,我觉得真的不容易。

  顾道荣:种南瓜的时候呢,天蒙蒙亮我就在田里了,那个雌花雄花一定要交配,不然不会成南瓜,创作这把“田园风情”呢主要是我看了比较多,脑子里的印象比较深。

  主持人:这把壶,它的这个纹路,色彩都很逼真,然后它的线条的构思,包括它的壶把,还有壶嘴,的子,我觉得做得非常的好。这是否是跟您的那段经历有关系。

  顾道荣:对,一定。看的不多,绝对是做不出来的,也就是你做花货的话,一定要观察的比较仔细。什么东西不是一次两次的,要观察几次。

  主持人:您这把南瓜壶,有了那段经历之后,不需要去看就能做呢?

  顾道荣:也能做得出来。

  主持人:也能做得出来哦,所以说这个跟您的生活经历有关系啊。看一下顾老师作品当中仿真的功力还真的是相当的深厚。

  所以总结一点顾老师的作品是:坚持传统,积极创新。然后是传统做到极致,创新活灵活现。

  顾道荣:一定要深受收藏家,客户的喜欢。

  主持人:说到这个收藏的话,我觉得您的作品真的深受收藏家喜爱了,对不对?

  顾道荣:一般都是收藏的。

  主持人:一般都是被人收藏,所以说您的作品应该都是孤品啊。

  顾道荣:不多,做的不多。

  主持人:所以说还是比较珍贵的。刚刚跟顾老师聊的很开心,一直聊的您的作品,那其实你现在不仅是在做,而且呢还是把您的技艺传给了后人,对不对?

  顾道荣:对,一定要传下去。

  主持人:一定要传下去啊,那您一直是身体力行的做着这样的事情对不对?

  顾道荣:对对。人家来请教的话,全力以赴教他们。

  主持人:那现在您的徒弟应该是桃李满天下了啊?

  顾道荣:徒弟现在也有高级工艺师,一般是工艺师都有。

  主持人:他们也是主要从事花货的创作吗?

  顾道荣:也有光货的。

  主持人:您今年是72的年龄,但是您还那么年轻,我相信您在紫砂的创作当中肯定还会有很多的新的理念啊,新的愿望?

  顾道荣:我想还要搞几个新作品。

  主持人:是吗?能否跟我们透露一下?比如说在什么方面您还想要有个突破呢?

  顾道荣:我主要还是在花货方面,再搞几个新样。

  主持人:就是以花货为创作的背景,还有几个创新。那08年了,我相信您肯定会有自己的新的愿望,好象是给奥运送了一件您的作品。那通过我们的节目祝愿顾老师在以后的创作道路当中有更多的新的作品出现。

  顾道荣:越做越好!

  主持人:而且我觉得您有一颗非常难得可贵的童心。我觉得这个在老一辈的艺术家里边是非常重要的,这样的话呢,您的性格,您的身体一直保持的相当好,所以说我觉得对于您的创作也是有很大的帮助。

  顾道荣:肯定有帮助。

  主持人:所以说顾老师真的是可爱,我一直用可爱来形容您真的是不为过,希望您能把这份童心一直保持下去,也希望您的花货作品有更多更好的新品出现。

顾道荣:新品出现!质量越做越好。

                                                         文章来源:自在自说(zizaizishuo)

工作时间: 8:45-17:30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